秀一秀幸福


忙碌了一天的工作,吃过了晚饭,在和室的书房里,靠着老公厚厚的大被子,围着一床羽绒被,我给自己做了一个舒适的窝,找到一部电影打算招呼他一起看。电影刚开始,老公在洗碗,我却不知不觉睡着了。夜半一觉醒来,发现老公在另一个房间睡着。为了不打搅我,他没有从我的头下抽出被子,悄悄地给我关好灯拿了备用的薄被,一个人去睡了。

想起吃晚饭的时候,他跟我汇报说:今天我洗了衣服给丫丫修了车灯擦了地正准备做晚饭你就来短信说晚饭买回来了。

吃过饭,他说:你的电脑好像没关,你去看看,

我说:没事儿,一会儿再说吧,

他说:你看看去,好像沙沙响呢!

我说:哎呀,一会儿再说吧,没事儿!

他过来拽我的胳膊了,把我拖到电脑旁,丫丫看着直笑。

我一看,噢欧!原来,他给我买了个新的桌上垫板,着急显摆给我看呢

平日,他几乎什么都不做,被子不叠,衣服一扔。可是,每个周末,他都要帮我做很多家务。然后一趟一趟外出,一会儿买回来就要用光的清洁剂,一会儿又去买个小工具,一会儿又去给我们的自行车打足气。

他做什么都很认真,他擦的地板比我亮,他晾的衣服排列整齐,他叠的被有棱有角,他收拾的抽屉整齐有序。

他干了家务总要自吹自擂一番,贬低别人抬高他自己:你擦的地板那叫啥呀!你看看我擦的!你晾的衣服那叫啥呀,你看看我晾的……我就笑着听,并且说:是是是是……这样,他今后就更死心塌地的干了。

他在隔壁熟睡着,写到这里,真想去亲他一下,但我每次都亲不着,他都警觉的躲开,偶尔亲着了,他也故意用手把我亲过的地方使劲儿擦。

亲不着,在隔壁单相思的我,就写这篇小文赞一赞他吧。

washitu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美好生活 | 4条评论

离家500里


以前也听过那首民谣,中文叫做《离家500里》,好听是觉得好听,但从来没有仔细捉摸过歌词的意思。昨天,在电视上听到松たか子翻唱这首歌,忽然就动了心,大概是年末的气氛,加上我在忙着制作新年贺卡,忧伤的歌声唤起了我的乡愁。

从youtube上找出来,又打印出歌词,和老公一起学唱,歌词和曲调很简单,一个晚上就学会了。唱到这里,not a shirt on my back, not a penny to my name, Lord,I can’t go home on this a-way(身上没有像样的衣服,也身无无分文,上帝啊,我不能这个样子回家)……,我热泪盈眶,声音哽咽,老公已经习惯了我这样子,不但不安慰还笑,我就擦掉眼泪接着唱。

我在网上搜到好几个版本,John Baez和brothers是最早的,Innocence Mission唱的也很有特色,松たか子的日文翻唱我觉得也好听,但我没有找到好听的中文翻唱。

Five Hundred Miles

If you miss the train I’m on,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Lord, I’m one, Lord, I’m two. Lord, I’m three, Lord, I’m four, Lord, I’m five hundred miles Away from home, Away from home, away from home, Away from home, away from home, Lord, I’m five hundred miles Away from home.

Not a shirt on my back, Not a penny to my name, Lord, I can’t go home this a way, This a way, this a way, This a way, this a way, Lord, I can’t go home this a way.

If you miss the train I’m on,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歌词大意

如果你错过我坐的火车,你会知道我已离开, 你可以听见汽笛在一百里以外响, 一百里,一百里,一百里,一百里 你可以听见汽笛在一百里以外响。

天啊,一百里,二百里, 天啊,三百里,四百里, 天啊,我已离家五百里。 离开了家,离开了家, 离开了家,离开了家 天啊,我已离家五百里

无衬衫穿在身, 身上也无分文, 天啊,我不能这个样回家园。 这个样,这个样, 这个样,这个样, 天啊,我不能这个样回家园。

如果你错过我坐的火车, 你会知道我已离开, 你可以听见汽笛在响, 一百里以外。

发表在 听过看过感动过 | 2条评论

一个有责任心的女孩


丫丫放学回来的时候,会把学校的一些新闻告诉我。

今天她在饭桌上说,有个同学退学了。是个女同学。这个同学平时就不喜欢说话,体育课也总逃课。

我说,她的父母有责任,她自己也有责任。

丫丫说,其实我也摆脱不了责任。我如果跟她多说说话就好了。

我说,嗯,你们做同学的也有责任,但是责任不多。

晚饭之中,丫丫一直沉默。快吃完的时候,她突然说:妈妈!

我说,嗯?

她说:原来我很讨厌说谁谁谁可怜,不喜欢说别人可怜,也不喜欢被人说可怜。

可是今天,我还是跟同学说了她可怜,而且,我发现我自己在谈论这件事的时候,就像在说一件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

丫丫的眼圈红了,停了一会儿,她说,

我对自己很失望!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只好说,以后就好了。

后来,不知道跟这件事是不是有关系,丫丫说,她想学心理学。我和他爸不同意,理由是,每天都听别人的倾诉,会变成精神病。丫丫说不会,她说心理学的范围很广,还举了几个例子。这孩子,懂得越来越多了。

丫丫阿丫丫,你会成长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妈妈很期待。

IMG_0444

 

 

发表在 美好生活, 家有女儿 | 留下评论

丫丫成长记录


明天,据说是2004年以来的最大型的台风即将到来,此刻窗外雨声缠绵不绝,我又不想睡觉了。一到下雨天就想写点什么的老毛病又犯了,再加上早晨收到大姑的问候,更应该写点什么向她汇报一下。

丫丫吗,当然是越来越大了,个性越来越强,跟我说话的态度让我觉得她越来越像我妈,我越来越像她闺女。她常常给我讲道理,比如我不许她总是看电话也不许她上line和微信,她对我说:这个社会现在就这样,大家都用line联系,你有能耐就不要改变我,去改变社会。

还有一天,她竟然把6岁或者7岁时候的事拿出来翻小肠:有一天我回家只有我自己,同学欺负我我想找你们就给你们打电话,你回到家却责怪我。我那么小,找你们,我有什么错呀?

且不说我早就不记得10年前的事,就算我记得,她这样翻小肠,也太伤我的心了。当然我也体谅她当年也许那件事使她很伤心,所以使她记忆至今。

今天,她突然过来说,她想在高考前做个DNA测试,以便能选择一个最适合她的专业。

晚饭后我炸芝麻团儿,让她跟着学,她就恶作剧的把其中一个包进去辣山葵,又作出方的和心型的麻团。

她的心中常常牵挂着朋友。有一个丫丫初一时候的好朋友,最近不太上进,丫丫说,妈妈你去告诉千春的妈妈,让她妈妈管一管她,不要跟她身边不好的朋友来往。

她还告诉我,应该和她的哪个同学妈妈做朋友,哪个同学妈妈不要做朋友。她说,看同学什么样就知道他的妈妈什么样。

最近,她迷上了作曲,也迷上了画画,还偷偷的写剧本。钢琴和吉他也都是她的兴趣所在。带她出去旅游或者去跟我们的朋友吃饭,她都不忘带着她的素描本,等人或者吃过饭大人闲聊的空档,她就拿出来画。

好多的好奇心,好多的异想天开,有自信又逞强,有正义又有时候小心眼,这就是现在的丫丫。

看到摇摇摆摆成长中的丫丫,我很怕她哪一步走错,更深知在她18岁之前我的责任重大。

对了,丫丫有些近视了,上个月带她去配了眼镜,目前度数不太重,我很担心随着学习任务加重,戴上以后度数会越来越重。IMG_0658

发表在 家有女儿 | 4条评论

外婆的澎湖湾


丫丫升入高中,向学校提交了骑单车上学的申请,我和先生给她买了新的单车,是蓝色的,她指定的颜色。从家骑到学校大概要30到40分钟,路程并不短,几天下来,她的小脸就晒黑了,也瘦了,却并不叫累,有时候下着雨也不知道把车放学校坐车回来,回来淋得身上差不多湿透。还有一次,我跟她约好在池袋见面,路途遥远,让她放了学坐电车来,结果她还是骑自行车来了。

昨天吃饭的时候跟我说,妈妈,我今天早晨摔了一跤,我急忙问有没有摔坏哪里,她安慰我说没事儿没事儿,说自己倒没什么,擦破点皮,自行车前边的车筐却摔坏了。我又问她怎么会摔到?她说是自己判断失误,以为那个坎儿没有那么高,可以直接跃上去。。。。。。

想象着丫丫不用挤电车,骑单车飞奔在上学的路上的样子,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又能锻炼身体和意志,我也开心。

最近教她唱歌,终于掌握了些技巧,偶尔还能把我唱感动。第一次听《外婆的澎湖湾》这首歌,我俩突然都不说话了,两个人眼里都有了泪,她想起了奶奶,我也想起了婆婆。如果星期天的唱歌比赛丫丫能够成功,她就可以回国参加决赛,奶奶就可以在电视上看到她了,那该多好。我问丫丫,怕失败吗?她说一点都不在乎。这样的心态很让我放心。

日志 | Posted on by | 留下评论

名人效应


最近常常为了工作奔波,又想上进不断学习,忙碌的每天偶尔遇到想写的事情和想写的人,也一闪而过只消一天就能忘到爪哇国去了。可见人类有了俗欲,便没有了悠闲。即使我的先生同意我可以做专职主妇,可我总担心他有一天变卦,数落我整天无所事事,所以我还是装作很有事业心的样子为好,不管我的忙碌有没有成果,只要忙碌着就好。

今天就是假装忙碌的去参加一个来日本25年的朋友的公司成立十周年party。party上照例会遇到各个圈子里很活跃的老朋友,也遇到一位华人圈子里的名人。大家都围绕在那个名人的身边,有的投其所好大聊特聊那位名人的宠物狗狗,诸如要给他的狗狗开生日party之类,有的则说自己的老家和他下乡的地方在一个省,有的则说曾经在他出身的大学里学习过一段时间,总之,各种套近乎的手法都拿出来了,然后又是照相,又是牵强的玩笑,总之就是希望那个名人能记住他们。我也曾关注那个名人的facebook,从他的发言中感觉到他的聪明。但我不会做那种愚蠢之事,我想,即使我递给他一张名片,恐怕他也永远不会再看第二眼或者干脆就丢掉,我何必去勉强让他认识呢,我就做我清高的小人物就好了,我认识他是应该的,但没必要让他认识我。于是我就默默地靠在角落,看着跟他套近乎的人感到滑稽。

这时候,那个名人却注意到了我,他主动跟我打招呼,说看我的长相一定是个东北人。于是,我礼貌的跟他交换名片,名人都主动搭话了我也不能拿架子了。接下来名人又问我的工作,这使我想到了习近平跟老百姓问寒问暖。我谈了我的工作是做什么,又谈了我的工作的难题在哪里,甚至我们找到了共同的工作的话题。后来我们就静静的看场内的热闹喧哗,偶尔鼓掌偶尔寒暄一下。后来他接了一个电话,放下电话他说是电视台约他去访谈,我说谈什么呢?谈政治的话你敢说出你的真观点吗?一面要顾及日本人感受,一边要顾及国人的感受,够为难的。他说,是啊是啊!

于是,今天的party就成为了一个很特别的party。我无心的让一个名人记住了我的名字。不亦乐乎?

1 __

发表在 笑一笑, 学习学习, 往来无白丁 | 2条评论

新衣服和词典


我终于盼到可以和女儿肩并肩一起逛街了。

丫丫的初中本来是有统一的制服的,但是学校认为,升入高中就是大人了,可以穿自己喜欢的衣服。然后学生们又有一个不成文的习惯,就是都要买一到两套自由式样的制服。我打听了丫丫同学的妈妈,知道了哪里有卖那种制服。外套和裙子都买好了,但是丫丫今天说,她还是想要一条大家都有的百褶裙。明天就要开学了,网上买几天后才能送到,只有出门去找。于是,我和丫丫出发去池袋。

我挽着比我高大许多的女儿的胳膊,一边聊天一边走在满是行人的通往sunshin的大道。

sunshin大厦是年轻人聚集的地方,集美食购物娱乐于一体。

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经常和好朋友一起上街买衣服,为了一条向往的白色长裙可以找遍一个城市。现在却很少光顾商店和购物中心了。今天,跟女儿一起,我摸摸这个,看看那个,再和丫丫一起评头品足一番,我发现丫丫还真是一个很好的购物伙伴。

买了两条百褶裙一件毛衣外套一双长袜,一共2万8千日元,差不多2千人民币吧,还真是贵。但是想到明天的开学典礼丫丫就可以漂漂亮亮的站在同学面前,我心里很高兴。

到了晚上,把丫丫叫到我的房间,我推荐了一本龙应台的书给她看,并让她每一篇都写出感想。

她顺便对我说:妈妈,我需要古文词典。是买纸的词典,还是买一个新的电子词典,由你选择。

电子词典要比纸的词典贵很多。

我说,不是有电子词典吗?

丫丫说:里边没有古文。

我说:那就买一本纸的古文词典吧。那个电子词典还挺好的,还可以用。

丫丫说:电子词典都有最新的产品了,还是彩色的呢。再说,纸的我背着挺沉的!

说着说着,还眼泪汪汪的,这表明她想要一个新的彩色的电子词典。

我很严肃的对她说:什么都要买最新的吗?有用的不就可以了吗?这个也要比吗?那个电子词典买的时候也是很好的,四万多日元呢,也不能说扔就扔了。再说,就因为自己背着沉就提这样的要求,好好想想自己对不对!

丫丫说:嗯。

刚才就要出来的眼泪没有了,不再有委屈的表情,我知道她想通了。

ARCS-1046-m-01-dl

发表在 美好生活, 家有女儿 | 留下评论

2013海外旅游第一站—香港


丫丫15岁的生日又赶上升高中,我们全家决定来一个海外旅行。

第一站来到了香港。

香港香港和你在一起!没来由的感到亲切,也许因为记忆里那些香港歌星明星?

在香港国际机场买了八达通卡,坐上机场快线,只要30分钟就到了香港站,再转乘巴士,很快到了亚洲名列前茅的香港大学。

著名的香港大学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漂亮,她被建在很高的高地上,或者那是一座山吧,所以,无论去哪个楼都要上山下山,我们三个调侃说,这里的学生保证个个是爬山的高手。学校很安静,丫丫说学生们看起来很有头脑。我们在学校吃了早餐,也不知道哪个好吃,随便点的菜吃起来很让人失望。餐厅的窗口望出去,正好看到名为六四屠杀的塑像,又在图书馆的门口看到将某某某教授赶下台的条幅,感觉得出来这是一个民主气氛很浓的学校。

看过香港大学,我们又赶往山顶去看杜莎蜡像馆。

上山的时候坐巴士,蜿蜒的山路窄窄的,我们又坐在双层巴士上,感觉好惊险。再有就是感觉香港的司机技术很高超,那么窄的路也能开出速度,很不简单。

从山上忘下去,形容远处的楼房,用以前学过的“拔地而起”这个词就太合适不过了。细细高高的楼房,窗户看起来很小。

总之,香港给人的感觉就是,土地太珍贵了,连山上都不放过都要建起高楼。

杜莎蜡像馆的名人蜡像,有的做的比较逼真,比如奥黛莉赫本,有的就不行,比如张国荣,但是我们还是欣欣然和每个假明星合影留念。丫丫特别兴奋,摆出各种姿势让我们给她照相。

下山的时候不敢坐巴士了,我们乘缆车下去。到了山下,走不多远就是皇后大道。

还记得有一首歌,歌词唱到皇后大道东和皇后大道西,能在歌词里出现的,我想一定是那个地方的名所吧,所以能亲自走一遭,也算是到了一直存在心里的一处景点。

皇后大道非常热闹,除了名牌,也有比较大众化的商店。在H&M店,给丫丫买了几件外套,她都特别满意。小胡同里都是小摊贩,可惜没有时间让我逛个够。

就在中环的皇后大道不远的地方,我们找到了朋友推荐的小吃店—莲香。味道果然很好。正当下午一点左右,店里挤满了人,声音很嘈杂,跑堂的都是中年男人,大概是因为太忙了,他们的态度很不好。点心是不需要点的,一些推着小车的阿婆会把小吃送到桌边,喜欢的话可以拿一份,阿婆就在菜单上盖上一个章,算是记帐。吃了几份小吃就饱了,这时候恨不得多长一张肚皮。

香港就这样匆匆地游完了。

总的印象就是,路窄,楼高,人多坡多,小吃味道好。

下一站将去泰国的曼谷。

写真

发表在 听过看过感动过, 家有女儿, 人在旅途 | 2条评论

意志坚强摆脱被欺


女儿丫丫跟我说,同学中欺负人的做法大多是这样的。

几个人结成一个小组,其中一个如果说,不要跟谁谁谁说话,也不要跟她一起玩,也不要跟她打招呼。那么其他人就会执行这个命令。小组中的人谁都不敢违背这个命令,因为一旦违背,自己就要陷入被欺负的命运。即使小组中有心软看不下去的同学,也大都不敢吱声,只能随波逐流。那个被孤立的小孩,会感到非常难受。这种不说话的欺负方式还算是轻的,其他被欺负的方式还有挨打受骂,书包被藏起来,甚至被迫给其他小孩零花钱。

那么幼小的心灵,怎么经受得起这样的折磨。有的孩子不敢告诉家长,默默的一个人承受,有的不堪忍受,自杀离开人世。

这种欺负同学的现象在日本很多,尤其是公立学校。因为公立学校管理不严,再加上家庭环境良莠不齐,学生素质差的比较多。私立学校或者好的公立学校这种现象就很少。

所幸丫丫上了初中以后,学校没有欺负人的现象,但是小学低年级时候的一些经历,给她留下了阴影,她不愿意回忆小学的事情,甚至不愿意提起某个同学的名字。小学高年级的丫丫变得非常坚强,她努力和喜欢的同学接近,也努力参与班级和学校的各项活动,得到老师的好评。后来那个曾经孤立过她的同学竟然不请自来到我家给丫丫过生日。

欺负人当然是决不允许,但是一旦被欺负了,事实证明,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解脱

其实,在成人中也有这种欺负人,本来是一个圈子的,结果其中一个人组织活动,故意不通知某人参加,又故意让他知道。成年人当然心智已经成熟,不会在乎这点小伎俩,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那个人剔出自己的联系人名单,让他没有机会炫耀。然后自己主动组织活动,也不去邀请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最好所有的人都能和睦相处,偏偏有些人要找个弱者欺负。其实,欺负人的人才是真正的弱智,怕她做甚!

发表在 往来无白丁, 杂七杂八, 人在旅途 | 留下评论

百惠的家


高中或者更早,看过《血疑》之后,我就喜欢上了山口百惠。除了她,我心中再容不下一个偶像。

我到处搜集她的照片,只要是有登着山口百惠照片的杂志,无论大小还是彩色黑白,我都买下来,再把照片剪下来收藏。

这些照片至今还留在长春的家里,让婆婆替我保管。

我还想方设法买到了她的引退演唱会的录像带,后来又买到了DVD,也看了她的书《苍茫时刻》,了解了她的家,她的爱,她的追求,她的执著。

二十几年,我对她的喜爱有增无减。我冥冥中觉得是在她的引导下来到了日本,而我也从未停止过对她的寻访。

她复出的谣传一个个被粉碎,这曾令我很失望。她的坚定我却渐渐能够理解,使我对她更加赞赏。

我从youtube上看她所有我能搜到的视频,我看到她的眼神仿佛永远注视着某个盲点,传达着一种的寂寞。

也许她从未融入过所谓的演艺圈,她不太适应那种辉煌。

我知道她婚后住在国立市,后来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知道了她的家更具体的所在,

于是,某一天,我终于出发去寻找,想看看她生活的地方。

穿过一条栽着樱花街路树的大道,我终于看到她居住的白色城堡。

院子里停着她的蓝色小汽车,还有一辆白色房车。

门牌上是〈MIURA〉的字样(三浦),信箱上给每天送信的人写着〈毎日ごくろさま〉(每天辛苦了)。

如果按响那个门铃,百惠会不会出来呢?我要不要告诉她,多年来,我,一个粉丝的爱?

还是不要了,她向往的平凡与平静,我不要去破坏,爱她,就要尊重她的选择。

不过,也许有一天,我还是忍不住会给她写一封信,送一份礼物,再要一个签名。

对一个人长久的爱,还是希望对方会知道吧,能让她知道,也是一种幸福。

粉丝真的很疯狂!

写真3 写真1

 

发表在 美好生活, 听过看过感动过, 回忆是酒 | 3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