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成了伤心地


好久没这样了,又恢复了夜里写东西的习惯。

把丫丫打发去睡觉,我重又坐回到电脑前,王菲的一首《季候风》一遍遍自动播放着。

曼谷的冷气简直太管用,无论是巴士上,酒店里还是飞机上,呼呼的冷风保证瞬间把你吹成冰冻。

从曼谷回来,就重重的感冒了一回,把自己烧到39.9,  大概三十年前尝试过这个温度以后再也没有过。

丫丫说:妈你没事儿,42度人才会死。

听了好怕怕!赶紧吃退烧药,喝水并盖上大被发了满身的汗第二天烧退了,却发现鼻子里满是水泡,嘴角也有一个。

伤心事又何止一桩。

曼谷,我的伤心地。

熬夜是不好的,要改掉。我去睡了,晚安阿信!

 

 

 

发表在 人在旅途 | 4条评论

给我一个小小的家


来日本15年,我搬过四次家。

第一个家

刚到日本时,住在日语学校在乡下的宿舍。学校特意把我俩分到一个房间,那时候丫丫在我的肚子里已经六个多月了,房间里阳光明媚,周末的时候我就晒肚子,丫丫就跟孙悟空在炼丹炉里似的拱来拱去。

住了大概一个月,因为乡下找工作不方便,就跟很多同学一样,到城里找房子。和我们坐同一架飞机来到日本的同学小刚,把他自己楼上的空房间介绍给了我们,所以我们找房子并没有费很多功夫。

第二个家

那是一个大概六个榻榻米大小的房间再加上一个厨房的房子,楼顶是晾衣服的大晒台,我常常到上边往远处望。住进去不久,就在那一片居民区扔大件垃圾的日子里捡回了电视录象机桌子床等等生活必需大件,甚至还有没拆封的新碗碟。周末不打工的时候,我们骑着自行车,到东边的超市去买十日元一块的豆腐,西边的超市去买80日元一打的鸡蛋,再到北边的超市去买50日元一袋的大骨头,再到南边的超市去买一百日元一袋的面粉。回来的时候,再顺便到路边的电话亭给爹娘和孩子打个电话。

一转眼语言学校毕业,决定到东京去。没有钱坐新干线,我们就坐慢车,坐到半夜没车了,就在车站附近的大楼里坐在楼梯上等到天亮。到了东京,拿着那时候唯一的中文报纸《留学生新闻》开始找房子。那时候,日本的不动产已经对外国人找房子有了戒心,有些外国人一个人租房子住进去几个人,有的人契约到期不经过房东同意私自转让其他人来住,于是我们这些老实的外国人受到牵连。好容易找到一个不动产,有一个又小又旧的房子大概是租不出去吧,再加上有熟人介绍,很顺利的租给了我们。

第三个家

那个在一楼的小房子我还记得叫第八石山莊,夹在周围的建筑物里,终日不见阳光。房间只有五个榻榻米大吧,有厕所和厨房,没有洗澡间。小小的房间摆上一张单人床一张桌子和一个书柜,中间地上放上一张饭桌,坐上四个人的话,房间就满满的了。住进去的第一天,从冈山寄来的行李被褥还没有到,那是春寒料峭的三月,蜷缩在榻榻米上,我和他的身上套上包里所有的衣服取暖还是冷。

在东京不象冈山那么容易捡到家具电器,有一天在路边看到一个洗衣机上贴着纸条写着:请随便搬回去用吧!白天不好意思,等天黑了,我们把洗衣机搬回了家,那台洗衣机我们用了11年。一个开卡拉OK店的同学,把淘汰下来的一台大电视给了我们,我们自己买了冰箱和电饭煲还有电水壶,只有这三样电器,我们从来不用捡来的。在这个小屋里,我们一住就是五年。其间有两次,国内的朋友到东京来,特意来看我们,坐在我们小房间的床上,我看到他们同情的眼神。我觉得挺好的呀,也没觉得自己值得同情呀!

第五年的时候,我们的生活已经基本安定,把已经五岁半的丫丫接来了。丫丫去学校要走曲曲弯弯的小路。在日本是没有人送孩子上学的,我们决定搬到一个丫丫上学近又不用走小路的地方。又找到原来的不动产,因为我们安安分分的住了五年,不动产非常热情地给我们介绍房子。

第四个家

这次是在靠近大路边的一个公寓,我们终于住上了有两个房间的房子!并且,十一层的房间里充满了阳光,天气好的时候,还可以望到富士山也能看到夏天的烟花。丫丫上学只要沿着大路转一个弯就到。住进去的第一天,我把浴池放满水,美美的在自己的家里洗了个澡。距离在冈山住的有洗澡间的房子,已经6年多了!

一转眼又是6年,我和他的生活更加安定,也有了些积蓄,我们终于决定买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窝了。

第五个家

三年前,第四次搬家,这是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开放的厨房,明亮的厅,温馨的榻榻米,光滑的地板。至今不舍得在墙上钉上一个钉子,我们都喜欢让四壁如雪。阳台上栽满心爱的植物,家具再不用去捡,也不用再去二手商店,一切都要崭新的!

不知不觉,我们到了中年,他的头发白了,我的头发白了,丫丫长大了。幸福来得多么不容易,又是一个多么自然又温馨的过程。

我的心,又开始不安分,我盼着,有一个自己的院子,可以种一棵树和一些蔬菜,有一个停车场,可以停下他的爱车,我盼着,有这样的一个家。

24750

日志 | Posted on by | 留下评论

当你再来时


我曾经不懂珍惜

于是失去了你

冷风中你一个人走

我只能送你短短一程

分离的瞬间我感觉到你和我一样痛

于是不再挣扎就让泪静静地流

那是传说中的世界末日

没料到应验在这里

我只当是你跟我开的有点大的玩笑

于是我拼命留下你的碎片

当你再来时可以找得到我

我等着,等着

flower2012年12月21日那朵小花

 

 

 

 

 

 

 

发表在 美好生活 | 3条评论

关于可怜的辩论


丫丫现在正值反抗期,我说的话,她基本上都要先反驳或者和我争论一番。

今天爸爸加班,我去讲课回来晚了,我们俩到外边吃。

溜溜达达回来的路上,看到一对夫妇还站在冷风里叫卖蔬菜,我随口说了一句,真可怜。

丫丫说,没什么可怜的。他们自己可能感觉很好,干得很开心。

我说,那我也觉得他们可怜啊,你看,那边还有一家卖蔬菜的,他们就比较会经营,从菜农那里直接进蔬菜卖,新鲜安全又能卖到好价钱,他们就不用这么辛苦。

丫丫说,那如果一个从小就渴望有一个面包房的人,有了自己的面包房,他就会觉得幸福,不需要可怜。

我说,如果这个开面包房的人经营不好,每天挣的钱只够维持生活甚至不够维持生活,我也会觉得他可怜。

丫丫说,照你这么说,每个人都可怜。比如一个歌星,她每天要训练,还要想办法出名,那她也是可怜拉?那岂不是每个人都很可怜?

我说,歌星的辛苦不值得可怜,那些努力都是她应该做的,那是她的工作。我说的可怜并不是说谁的工作可怜,而是说如果他做得很辛苦又不能维持生计我才会觉得可怜。

丫丫说,可怜是自己觉得自己比对方好才会说的话,对方要是社长,你还会说他可怜吗?

我终于明白丫丫的意思了。她在担心自己将来做的事不被认可,被认为可怜。

我说,我说的可怜并不是说什么职业可怜。如果社长也有可怜的地方,我也会说他可怜,比如社长的婚姻不幸福,那我就会觉得他可怜。

我又说,可怜是一种同情心,是人的一种自然而生的感情,不是坏事情。当然了,同情心不能乱用,不能伤了对方的自尊。那是当然了。

丫丫的话题转了:你要是真可怜他们,你就买他们的菜,要不然就是假惺惺,不是真同情!

这一点我倒是同意的,同情的话就尽量帮助对方。

我说,那当然了,我以前也是这样想,所以特意到他们的菜摊买菜,可是有一次,他们把很酸的桔子卖给我还说很甜,而且他们的蔬菜不写产地的标签让人不放心。他们这么不会做事情,所以,我就更觉得他们可怜。

我们俩一路辩论一直到家里。

丫丫终于不吱声了,我问她,你不是说让我帮你提问汉字吗?她说:不用了!

我说怎么了,输了就不高兴了?

丫丫说:沉默就代表胜利!

我说:我又没有不让你说话,又没有强迫你接受我的观点。我还没听说过沉默能代表胜利!

以前有时候跟丫丫辩论,并没有摸透她辩论的真正目的,所以有时候就越辩越偏。

通过这次我知道了,以后,要先搞懂她在想什么,才能彻底解开她的心结。

发表在 家有女儿 | 留下评论

钢琴课重开


丫丫钢琴课重开了!看得出来她很高兴。

小升初的时候私塾忙,再加上她不知道珍惜学习机会,发表会都不好好练习,就把钢琴课停了。

后来她考上初中,给她的礼物是一架钢琴,有时候她自己弹一些简单的曲子,并没见她上心。

后来学校有一些钢琴伴奏的机会,她会让我从youtube上找出曲子,自己边听边练,但是跟常年练习的同学比,她一直没有胜出。

一转眼初三了,最近我和她爸发现,她练习钢琴的次数多了,几乎每天都抽一段时间戴着耳机自己练习。

我问她,需要老师指导吗?她说需要。我说,那重开钢琴课吧,还去找原来的老师。

今天我们打了电话,钢琴老师很高兴,七十多岁的人了,他还准确地记得丫丫现在的学年。

丫丫自己跟老师定好了时间,并且在挂历上做好了标记,兴冲冲的,小脸都红了。

以前是父母求她学,现在是她自己有了学的欲望。

我期望,她现在已经知道懂得珍惜了,也懂得了不努力机会就会失去。

发表在 家有女儿 | 留下评论

午后的游泳池


下午的时候,如果没有工作,我都去健身中心的游泳池泡上一个小时。

因为我的确没有老老实实从头到尾的游一个小时,有时候游,有时候走,有时候在热水池里泡半天,所以用这个泡字最合适。

下午两三点的时候,那些比我年龄大得多的女人们大都去做健身操了,池子里就变得安静起来。

下午的阳光从大玻璃窗里射进来,一边望着天空一边漫漫的游。我从不把头伸到水下,总是侧着头望着天空,手脚漫漫的摆动,像一条鱼。整个泳道只有我一个人,没人打搅我的思绪,水温也让人感到舒适,无论想些什么,就算只是望着天空,脑中一片空白,心情也是愉悦的。

大约三点半左右,一群3到5岁的学龄前儿童开始上游泳课,他们的到来一下子使游泳池热闹起来。

有时候老师把他们带到热水池里,把玩具球撒到水里,看谁能捡到最多。

我带着笑容看着他们,他们也都用眼睛毫不回避的看着我。

一个小男孩走到我的面前,关心地问:你一个人没事儿吗?

我也认真地回答:没事儿!

让我也生一个这么可爱的小男孩吧!我这么想!

发表在 美好生活, 听过看过感动过, 人在旅途 | 2条评论

老磁带


最近收拾收拾家打算扔一些东西让家里清爽一点,却翻出了一些旧磁带。

童安格,郑智化,陈慧娴,邝美云。。。。。。足有三十几盘,国语歌都是我精挑细选千里迢迢从国内背过来的,每次搬家也没有觉得它们是累赘,从没有想过舍弃它们。

这些记录着一个时代的名字和歌声,永远融进我青春的记忆中,不可分割。

拿出童安格最古老的那一盘,放进特意买的听磁带的收录机中,音乐缓缓而来:

《给你一份惊喜》
我呀我带来一朵鲜红的玫瑰

正要走向你的家园

我还带来一串很美的项链

准备挂在你的胸前

伊人你是否无恙

是否记得我俩的诺言

带着玫瑰和项链

希望我俩的感情不变

走呀走我心情多么兴奋愉快

正要会见久别的爱人

眼中滚着喜悦的泪水

按响你家门铃

你猜不到我的来临

为了给你一份惊喜

少女时代,我正是听着这首歌,每天幻想着远方的他回来按响我的门铃。那份寂寞和期待,伴着这首歌儿,刻骨的留在记忆里。后来他回来了,果然带来项链,玫瑰到现在都没有送过一朵。

他不在的日子里,梁总是叫我去她家里,一起吃她家的招牌料理烧鹅,一起听歌,看正大综艺,一起学着织毛衣。陈慧娴,邝美云,是梁喜欢的歌手,受她的影响我也渐渐开始喜欢,渐渐的也能找到一些发音规律,听得津津有味的。广东歌的歌声幽幽的似在空气里飘着,使人体会得到浪漫,情调。静静地听,歌声中的女人,有时失意,有时等待,有时潇洒。直到现在我都认为,广东歌最能唱出女人味道。

那些老歌儿老朋友

发表在 美好生活, 回忆是酒 | 2条评论

忙碌的三连休


这个周末,虽然是三连休,可是我很忙很忙,但是,一切都是休息。

星期六,参加丫丫学校一年一度的创作展,丫丫当天有六场演出,想到她那么用心的和同学们准备了那么久,必须去看。

回家的路上,顺便去了住了8年的巢鸭,正赶上巢鸭鼓友的大鼓表演,激动地看了好半天。

舞台剧

寄生植物试验

夏天最后的大鼓表演

星期天,和朋友一起去练车,这是第二次一起练车了,教练是LG,我们的目的地是开到日光看朋友新买的别墅并送去礼物。路上当然还是受到严格的教练对我的严肃的指责,这次我比较虚心,没有顶嘴。忘了给别墅拍照。只给从别墅搜刮回来的丝瓜做好的料理拍了照。

星期一,跟好友一起吃饭锻炼,这个因为刚结束,记得比较全,详细说说。

跟国内的闺蜜,我们以亲爱的相称,最近在日本,又增加了一个互称亲爱的好友小H。

今天我们约好在她的家里,她做法国料理给我吃,然后我们一起做她最近大力推崇的整体保健操。以蔬菜为主的法国菜既简单又好吃,我们还喝了一点点日本酒。法国菜和日本酒,似乎不大合拍阿,只要好吃好喝,管它呢!

整体运动,动作类似瑜伽又与瑜伽不同,看似简单也不剧烈,可是很快就开始出汗,身体由内向外发热。一个小时后,我感到身体在舒畅的呼吸,轻松的感觉妙极了!

途中,住在楼上的上海女孩小Q也加入了我们。三个女人更热闹了。

我们相约,等我们自己做熟练了,就组织有兴趣的人一起做,大家共同健康。

运动过后是喝茶聊天,天南海北的,最多的还是关于工作。谈话中,小红说希望提高事务所的工作效率,回到家里我把她的烦恼说给LG听,他三下两下作了一个excel表,经过确认,正是小Q想要的,能对她有帮助,真是太让人高兴了!

最近的博客,只会记流水账了,唉!。

好吃不胖的法国料理

发表在 美好生活, 关系到健康, 家有女儿, 小情趣, 往来无白丁 | 留下评论

赴日技术者的误区


最近一些小的IT公司为了招到派遣社员,将派遣价格公开,来者不拒,即使派出去不见利润也在所不惜,因为至少可以创造营业额。

于是,技术者之间开始攀比,你一个月拿到40万,凭什么我只拿到30万,不行!要不就向老板提出长工资,不答应就跳。有一个只有26岁,工作经验不足四年的技术者,提出惊人单价,一些正常经营的IT公司简直看不下去:这简直是在抢钱!能够抢到钱,倒也无可厚非,但是,试问,能抢几年?

对于那些无论工作内容是不是有利于自己的职业发展,只要给到价钱就干的技术者,永远去给临时缺人项目去打补丁的技术者,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们的未来。我想有一天会有人对他们说: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大学毕业后,两三年PG,两三年SE,再经BSE,或者SL等,在35岁之前,至少应该有PM的经验两到三年,这样的职业规划才可能让自己置于不败之地。

曾经有研究人员调查比较了一定期间内,中国的技术者和日本人技术者的成长点。

中国的技术者起点高,因为他们在大学毕业前就已经有至少一年的项目开发经验,加之在中国,很多软件环境能很便宜的买到盗版甚至免费下载,所以,国内的技术者相比日本的技术者,积累了更多经验。对于中国的技术者,日本公司给予很高评价,技术强,效率高。所以制造阶段,日本企业很喜欢用中国的技术者。

但是,五年或者十年后后再看,中国的技术者的发展是横向的,没有上升趋势,因为他们到日本或者在国内作对日开发,只接触到编程阶段,而上流设计,他们是接触不到的。而日本技术者,经过了卧薪尝胆的阶段,已经积累了丰富的上流工程经验,显出优势,职业前景远远超过出卖了几年劳动力的中国技术者。

所以长远看,中国技术者输给了日本技术者。

当你的薪酬和你的经验不成正比,请你一定想一想,你一定在某些方面付出了更宝贵的东西。

如果想来日本淘金,日本的企业管理,日本的上流设计思想,才是更值得技术者学习的地方,更能让技术者得到成长的地方。

为什么很多人只看到眼前的利益呢而看不到长远的未来呢?

发表在 工作小品 | 留下评论

旧衬衫领口翻新法


从小,我就爱捅咕针头线脑的,这是我真正的爱好。至于猎头,那是为了生活选择的职业,喜欢程度在女红之下。

女红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生活,找机会我就拿出积攒的布头啊线头啊摆弄一番。

最近的作品那可不是一般的工程,一定要拿出来分享一下,不知会有多少不舍得抛弃旧衬衫的人要感谢我了。

话说这件有着纯正的天蓝色的衬衫,是来日本之前在长春买的,是有纪念意义的,已经在日本整整穿了十四个夏天。因为穿得太久,洗得又太勤,领口已经磨破,老公说,扔掉吧。

我突然想起以前一个叫非雪的网友把衬衫领子翻新的文章,这不是可以派上用场了吗?!

不管怎么说吧,昨天晚上,喝过几杯咖啡之后,我就开工拉。

领子拆下来,前后调个个儿,再缝上,就完成了。就这么简单。

如果要自夸两句的话,那得说我没有用缝纫机,完全手工作业,这细细的针脚,不赖吧!

俗话说,缝缝补补又十年。这件衬衫,真的又可以再穿十年!

老公的爱用衬衫

领口已经磨破

拆下来吧

领子前后调个个儿,再缝上去

又可以亭亭玉立了!谁知道我的秘密?

发表在 小情趣, 杂七杂八 | 2条评论